• 厂 长:13774142678 销售经理:13135749181 销售部长:13774142678 图文传真:0722-3590618 QQ邮箱:2073412534@qq.com 企业QQ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公司地址:湖北省·随州市·南郊·程力汽车工业园
  • 信息内容

  • ※ 当前位置:首页 - 行业动态 - 内容
    • 一名危险品运输驾驶员的辛酸告白

    • 作者:李辉
    • 发布时间:2019-03-11
    • 新闻浏览热度:101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一名危险品运输驾驶员的辛酸告白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作者:危险品厢式专业厂厂长李辉

          每个人都有梦,总是努力随自己去张扬;每个人都有梦,总是盼望能衣锦返乡;每个人都有梦,只可惜时光运转,穿逝瞬间,岁月流觞。       卡车梦是一群人的梦,不为外人所深知,一念天堂,一念地狱,他们沉浸在这个梦里,不愿醒来。       两年前,记者拍过一个纪录片,男主角是一名卡车司机。当记者问这位司机有没有什么话要在镜头前跟家人说的时候,他点了一支烟,深吸了一口,说,对家人最多的是“亏欠”两个字。对父母亏欠,因为不能在身边尽孝,还要让他们担惊受怕;对妻子亏欠,因为一个人操持着这个家,还要照顾老人和孩子;对孩子亏欠,不能陪他一起成长,不能让他们得到更多的父爱。当记者把司机的话转述给他妻子的时候,可能由于这些话她的司机丈夫并没有亲口跟她说过,她竟一下子哭泣起来。她说,其中的苦只有自己知道,他出车的时候心就悬着,没放下心来过,直到他步入家门的时候,看到了,心才算落地。刚上小学一年级的儿子还在旁边玩着爸爸送他的卡车模型,这个孩子,他也会有一个卡车梦吗?走进屋的男司机替妻子抹了眼泪,把她拥入怀里,他,还会继续他的卡车梦吗?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145444982976288926_副本
            贺同禧:“就是喜欢”       贺同禧,90后,山东潍坊人,父亲是卡车司机。在他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家里买了辆解放半挂车,之后,从小学三年级开始他就一直跟车。“我喜欢车,并不是因为赚钱、潇洒,应该是从小养成的在路上的一种习惯吧。”       在记者跟贺同禧聊到他跟父亲一起跑车的经历时,他告诉记者说,在跟车的过程中,他很少和父亲去交流,全程的状态是父亲开父亲的车,儿子玩儿子的手机。两人在一起就算不说话也不会感到尴尬。       在跟车过程中亲身体会到很多辛苦和心酸的贺同禧坦言说,父亲确实很辛苦,对他只想说一句话“挣多挣少无所谓,一路平安就好”。       “父亲是不愿意我进入跑运输这个行业的,当卡车司机太累了,而且太危险。但是,我的想法还是执着于往这方面走,毕竟,能跟喜欢的东西在一起不就挺好的吗?”他继续说道,“现在我有其他的工作,目前我还在等机会,等到有一定能力的时候就会辞去工作,手握方向盘出去闯,自己掌控自己的人生。”       当记者告诉他要多考虑现实因素的时候,他说,现在我会对她持续地向往着、喜欢着,只是等时间告诉一切。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微信图片_20180903160222
           马家骏:“回家吃口晚饭就走”       “我是我爷爷一手拉扯大的,他现在快86岁了,因为工作的关系,今年跟爷爷只见过一次,还是在距离老家80多公里的女朋友家里见到的,说实话,见到爷爷的时候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难受。”马家骏叹了口气,继续说,“没办法。一般都是过年的时候把大红包、大小礼包给爷爷准备齐全了带回家,陪他呆个十天二十天,看到他开心我心里也就开心了。”       “我跟女朋友交往了四年半的时间,双方家长也都同意我们今年年底结婚。一年也回不了几次家,我是感觉很亏欠她。今年过年出来,我就从来没回过家,一直在外面跑,虽然说离家只有二十多公里,但是太忙。对于大多数卡车司机来说,工作和家庭是没法平衡的。”马家骏说。        记者了解到,马家骏手里的华菱车是他跟朋友合伙买的,专门拉钢材,主要跑云贵川线路。但由于聘请司机的费用太高加上运价低,这辆车一直都是他一个人在跑。“一个人跑车很无聊、很危险。我的状态就是装货开车睡觉开车睡觉卸货。所以,这辆车对我来说就是我的朋友,我对他好,他也对我好。”       马家骏又一次强调了回家的渴望,他告诉记者说,有空的话都想回去,没空是真没办法,这一趟到宜宾要经过家里,无论如何,也要回家一趟,哪怕在家里顺便吃口晚饭再走也好。       当记者问他目前有没有什么愿望时,他并没有谈及生意,只是平静地告诉记者说,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爷爷身体健健康康,心情开开心心的。       独自一人开车要小心,即便匆匆忙忙也要多注意,安全在自己手中。“亏欠太多,但没有办法,要想改变自己的命运,只能去努力和煎熬。”他说。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          狼头:“有多少开卡车的人不吸烟”       狼头,学名陈林海,现在他应该开着沃尔沃FM460拉着某种散货奔走于临沂和重庆之间。       “我家在黑龙江哈尔滨,正常的话一年回两次家,一个是七月份检证的时候,一个是回家过年的时候。” 在狼头看来,出门在外,谁都想家,为了你爱上的这一行,为了生活,必须要挣钱养家、在外打拼。没办法,只能说愧对父母和老婆。       他说:“去年八月份,老婆给打电话,说了这么一句话,‘你们这些大车司机走到哪儿玩到哪儿,困了睡宾馆、饿了吃饭店。’当时,听到这话我感觉心里特别难受。于是把货拉倒目的地后就决定带老婆出去看一看。”      狼头说他和卡车的关系可以说是“情人”的关系,人车合一。在路上的旅途是寂寞的,吸烟、网上聊天成为卡车司机消遣孤独的最好方式。“有多少开卡车的人不吸烟,基本都吸烟。”他说。       狼头开过奔驰、沃尔沃、曼、斯堪尼亚等国外卡车,当谈及到他的卡车梦想时,他倒是很直白地告诉记者说:“我的梦想就是把自己开过的车型都研究透。”       当人类编造出鱼的记忆只有7秒这样的传言时,是羡慕的。因为它们在无聊憋屈的鱼缸里也能时时刻刻找到新鲜感,忘掉了来时的路,也就忘掉了局限的缸。卡车司机,显然不同。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          亚特:“我只需要好好的开车”       “我认为卡车是男人,有担当,有责任,不能把它比作女人,我认为我们的关系是好基友。”亚特边笑边说。       考虑到运输环境越来越恶劣,亚特已经不再跑车了,这也就意味着跟经常不回家、路上的危险等没什么太大的关系了,稳定的状态不就是很多卡车司机梦寐以求的吗?       “现在的主要工作是天龙旗舰培训,因为考虑到来这里可以把这么多年积累的经验更好地应用,并且能给这个行业做点服务。”亚特进一步说,“有时候也要做跟车培训、车辆测试,这些都是要亲自去跑的,无论怎样,对于跑车还是会有很深的情感的,毕竟始终没有离开过这个圈子。”        “能够像欧洲卡车司机一样,有一个好的运输环境,有一辆好的卡车,因为,我只需要好好的开车。”这就是亚特的卡车梦想。